关于我们 | 信息反馈 | 购物指南  
常见问题
联系我们
  首 页 蒙药厂介绍 蒙药精品 蒙药文化 缺药登记 在线咨询 蒙药疗法 会员购药 内蒙风情

民风民俗
内蒙风光
历史追踪
盟市介绍
蒙药分类:
内蒙古蒙药精品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内蒙风情
禄马风旗:鄂尔多斯蒙古人的图腾
  是鄂尔多斯蒙古族牧民家家户户都供奉的圣物,融灵魂和天神信仰、祖先和英雄崇拜于一身,它不仅是蒙古民族古老文化的历史积淀,也已经成为鄂尔多斯蒙古人特有的族徽。
   
  禄马风旗与成吉思汗
   
  尔多斯高原上,几乎每户牧民家的门前都有一根高高耸立的旗杆,杆头是一柄明晃晃的三叉,叉上有日月图形,杆上还悬挂着一面长方形的蓝旗,那旗帜上仿佛有腾飞的骏马在随风飘动。也有些牧民在家门口左右对称地埋两根旗杆,中间用细绳连接起来,上面垂挂红黄蓝白绿五色彩旗。风一吹过,这些旗帜就“哗啦啦”地一起飘起来。若仔细端详,三叉中间的那一股形如箭头,另外两股则酷似一张弓。在明晃晃的三叉下面有一个圆木盘,上面有许多像红缨枪上缨子的东西,圆板的边缘还画着8个头朝下、白森森的骷髅。这个神秘的东西就是禄马风旗,是鄂尔多斯蒙古人心中的神物。 
   
  据说,成吉思汗死后葬于鄂尔多斯,老百姓为了纪念他,就把他的武器苏鲁德和旗帜仿制下来,竖于自家门前,逢年过节,必得朝拜,历久成俗,就形成了禄马风旗。禄马风旗蒙古语叫“嘿毛利”,意思就是“希望之马”、“时运之骏”。其形体可以看成是骏马与兵器的合壁,那圆木盘上倒挂的骷髅,很明显是“斩下敌首,祭我矛头”的含义。
   
  苏鲁德就是成吉思汗当年所用的长矛,早已被蒙古人奉为神物。传说,成吉思汗有一次被敌军围困在千棵树下,四面楚歌,形势危急。成吉思汗翻身下马,将马鞍取下,朝天反置,大声喊道:“长生天呀长生天,你救我不救?”喊声刚落,只听一声巨响,这柄苏鲁德突然从天而降,挂在树梢上不动了。木华黎根据成吉思汗的授意,站在枣骝公马的背上,将其取了下来。从此,成吉思汗把它举到哪里,哪里就奏起凯歌。如今的禄马风旗上所描绘的就是这段传奇的故事。当中的矛头就是苏鲁德,日月代表苍天,圆木盘象征苏鲁德承接于树上,缨子用枣骝公马的鬃毛做成,表明苏鲁德取于马上。那矛头两边的两股形成的U形,就是那个朝天反置的马鞍。 这柄苏鲁德原来供奉在鄂托克前旗查干陶勒盖苏木,每逢成吉思汗陵大祭的时候,要由一匹枣骝公马把它驮到一个名叫千棵树的地方,进行祭祀活动。据说从来没有人靠近过的野公马,驮上这柄苏鲁德以后,就像绵羊似的老实了。
   
  禄马风旗与喇嘛教
   
  多年研究蒙古族传统文化的内蒙古著名作家郭雨桥告诉记者,禄马风旗与喇嘛教还有着密切的关系。黄教传入内蒙古地区后,喇嘛们就抓住了禄马风旗大做文章,进行了一系列的大胆改革。原来的禄马风旗上只有一匹奔马,喇嘛们嫌力量不足,又在四角上加进了狮、虎、龙、凤,合称五雄,即所谓“四蹄系千家悲欢,一身备五雄之性”;还把释迦牟尼面前供奉的七宝八供,甚至五色、八卦、十二生肖、二十八宿都一股脑儿地绘了上去,空隙间又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藏文经语。每个禄马风旗,只有经过喇嘛念经后才具备神力。
   
  于是,经过改革的禄马风旗,成了一个集众家之大成的神物,有对自然的崇拜,有对祖先的祭祀,有对宗教的虔诚。在禄马风旗的旗杆下面,牧民们都用砖或者土坯垒个神台,上面砌个袖珍小庙或者挖个浅洞,用来燃放柏叶香火,至今每日早晚供奉两次。在鄂尔多斯,任何人不能对禄马风旗有丝毫亵渎的表现,不能冲着它的方向撒尿,不能把真正的马栓在它的杆子上。再好的朋友,也不能骑着马从禄马风旗的那根细绳下面通过。如今,鄂尔多斯的许多50岁以上的老牧民,纵然大字不识,却没有不会念《伊金商》的。所谓《伊金商》就是供奉禄马风旗时念给成吉思汗的颂词,平时不念全文,只念开头:“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”六字真言。许多当地汉族老乡听不懂意思,只觉得像唱歌似的怪好听,又记住了开头的只言片语,就把禄马风旗称为“玛尼洪”(嘛呢吽)杆子。因此,许多当地汉族老乡虽然都知道玛尼洪杆子,却不知道禄马风旗为何物。凡是逢年过节、旅行远足,许多鄂尔多斯蒙古人都要念《伊金商》全文,请求禄马风旗保护。
   
  禄马风旗与人生三宴
   
  郭雨桥说,禄马风旗已经成了鄂尔多斯蒙古人的精神支柱,是一种和谐安乐、吉祥美好的标志。再穷的蒙古人,门前也要竖立一根禄马风旗。每到新年除夕之夜,家家神台东南都要燃起一堆旺火,将新印后又经过喇嘛念经的禄马风旗在旺火上面旋转着烘烤几下,再爬到神台上将旧的禄马风旗取下来,换上新的禄马风旗。接着,用火勺从旺火堆上挖几勺火炭,倒在神台上的袖珍小庙或者浅洞里,撒上香柏、白酒、红枣、圣饼焚祭。这家的长者这时要面对神台跪下,全文背诵一遍《伊金商》,而后拿起螺号,手拍着灌进一些气去,呜呜地吹起来。声音低沉却有力,能够传到很远的地方,引得周围的螺号也一起响成一片,宣告新的一年来临。这时全家老少都要出来,围着旺火放鞭炮,观察天象云气,瞩望周围由于举火而显得很近的人家,倾听从那里传来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,最后一起向神台跪倒,对禄马风旗三拜九叩,三绕九转,祈求它给未来的一年带来好运。
   
  除夕以后,禄马风旗就只能供奉不能打动了。如果打动,就是发生了意外。不是意外的喜,就是意外的忧。所谓喜者,就是生小孩儿,特别是生了男孩儿,禄马风旗要换新的,还有娶媳妇的时候,禄马风旗也要更新。所谓忧者,就是死了人,尤其是一家之主的男人死了,一定要把禄马风旗降下来。鄂尔多斯蒙古人自言人生只有三宴,出生满月时有去发宴,成年娶妻时有婚礼宴,老人去世时有入土宴。前两宴都是升旗,最后一宴是降旗。
出处:北方新报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信息反馈 | 意见邮箱 | 常见问题 | 购物指南 | 全部蒙药
中国·内蒙古蒙药精品网 版权所有 TEL:15248009282
网管信箱 master#meng-yao.com